公海赌赌船下载

韦彩卉:凭啥关一座小煤矿就奖500万?

  今年太原市将整合关闭年产9万吨以下的煤矿90个。县区政府每关闭一座小煤矿,将获得奖励500万元,用于关停补偿。(3月3日新华社)

  据报道,2005年底之前,山西省的小煤矿开采权只需得到县区政府的行政审批。而目前太原市还存在的89个小煤矿中,

  有不少是在2005年底前就已拥有开采权。如今这些煤矿“矿点多、规模小、布局散、秩序乱”,为什么出现这样的局面,当初这些煤矿是如何得到政府的审批?出现这样的局面是否应该追究审批单位的责任?而对于小煤矿主,不管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他们进行的煤矿开采无疑都是建立在破坏环境的基础上,是以牺牲子孙后代的利益为代价,众多的无辜受害者没有得到应得的赔偿,却奖励了破坏者,是否应着那句话:“则善者何为反受亏,而恶者何为反得利也”?

  企业和政府应该分开,慷国库之慨奖励企业,是不是存在政企不分的嫌疑。诚然,对合法矿井的关闭进行适当奖励,本无可厚非,没有怀疑的余地,而关键是谁为他们掏腰包,其他企业可以用自己的钱奖励、补偿,而政府呢,政府部门利用金钱奖励煤矿主,钱出何处呢?政府是靠财政的支持进行日常开支的,用的是老百姓辛辛苦苦赚来的钱,纳税人依法交纳的税,政府部门凭什么可以私自动用纳税人的钱去奖励早已赚得盆满钵满的煤矿主,这样的“投资”显然不恰当,难道煤矿生产有奖励“关闭合法矿井”的专用资金?

  无秩序的煤矿生产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是巨大的,而“保护环境,人人有责”,这就要求煤矿主有责任有义务为保护环境做出适当牺牲,如果他们做出的一点牺牲也需要政府和人民为其买单,那么其他为环保做贡献的人是否也该得到物质奖励。虽然说“重奖之下出勇夫”,但利用物质奖励来保护环境又有多少可行性?

  云南宣威倘塘镇夏家箐村农家子弟夏耀周在以“煤老板”的身份赚了钱后,投资3000万元给全村人盖别墅,让乡村变成城市;在村里建起养猪产业链,让农民变成工人,让村民当上股东。夏耀周的行为值得同行们学习,夏耀周用自己的钱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太原市的煤矿主们难道不应该为了人们为了子孙后代有一个良好的环境做出一点牺牲?如果因为关闭煤矿而向当地政府“狮子大开口”,那么这样的商人对社会又有多大价值。人要对社会负责,商人更是如此。

上一篇:秋池二首

下一篇:没有了